当前位置:首页 > 休闲 > 美国大选,义乌“押注”谁?商家:有客户下单100万顶特朗普帽子

美国大选,义乌“押注”谁?商家:有客户下单100万顶特朗普帽子

2024-06-22 14:03:30 [时尚] 来源:青岛市上课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刘沐轩

“特朗普的押注订单更多,”一名义乌的美国大选旗帜商家虽然不假思索地道出了答案,但也很快把话圆了回来。义乌有客“2016年的户下特朗普还算年轻,现在他也老了,单万顶特谁能赢我也不知道”。朗普

该商户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押注她位于绍兴的美国大选工厂,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刚刚接下的义乌有客100万顶特朗普帽子订单。此前也曾接过为拜登大选造势的户下产品订单,但“拜登的单万顶特订单只有几个款,特朗普的朗普有二三十个款”。


义乌商户的押注货架上摆满了各式帽子。(图源:时代周报记者 王晨婷/摄)

问起对2024年美国大选的美国大选看法,也有多名义乌商家急于撇清关系,义乌有客表示自己只负责来图定制,订单多寡是海外客户决定的,与自己无关。另一家旗帜商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那边喜欢啥,什么款式好卖,客户就会发过来,问我们能不能做。”

在主营出口生意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内,偶尔能见到印有特朗普元素的旗帜、衣服和工艺品。

但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具名分享对美国大选的感受时,每个人都摆手拒绝:“不行不行,我们生意还做不做了?”

对于这种态度,一位主营运动用品的义乌商户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,“美国大选的锅,义乌不背。”

该商户表示,美国大选四年才一回,很少有人天天盯着大选做生意。义乌周边的纺织、喷绘供应链资源齐全,只要有人敢下单,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商户也可以在三天内找到工厂,生产印有美国大选口号的口罩和旗帜。

竞选周边的生意经

美国大选中最具代表性的竞选周边,当属印有特朗普竞选口号“MAGA(让美国再次伟大)”的红色帽子。

2020年大选期间,曾有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称,许多MAGA帽子的标签上写着“MADE IN CHINA”。这与特朗普多次公开抵制中国制造,声称要将“工作还给美国人”的口号不符。

尽管生产了诸多大选周边商品,不过中国生产者们到手的利润其实并不多。

一名义乌商家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义乌的帽子订单虽然多,但整条产业链的利润大头还是在分销商和客户手里。客户拿到货一转手,1美元出厂价的帽子就能卖到20美元,而他们只能在1美元里“扣”利润。


阿里巴巴国际版上,特朗普标志性的MAGA帽子批发价仅为1-2美元。(图源:阿里巴巴国际版截图)

在阿里巴巴国际版,很容易就能搜到大量的MAGA帽子,产地不仅有浙江义乌,还包括广东和河北的工厂,大多数售价仅为1-2美元。而在美国主流电商平台亚马逊上,同样产品的售价在10-15美元左右。据CNN报道,一些特朗普粉丝在线下零售渠道购买的MAGA帽子普遍在20美元左右。

相比于特朗普官方店铺一顶帽子50美元的高额售价,电商网站上由中国制造的MAGA帽子不仅便宜,可选样式还丰富多样。包括但不限于印着“KEEP AMERICA GREAT(保住美国的卓越)”、“TAKE AMERICA BACK(夺回美国)”、“BRING AMERICA BACK(让美国回归)”等口号的帽子、体恤和旗帜。


特朗普官方网站的MAGA帽子。(图源:特朗普官网截图)

这些竞选周边通常也都有着相似的介绍语:“我们很荣幸向您展示这顶伟大的唐纳德·特朗普帽子。戴上它,让美国再次伟大!购买它作为收藏,或作为送给唐纳德·特朗普粉丝的礼物”。

特朗普本人也曾被质问为什么一边高喊抵制中国制造,却一边大量用着中国的产品。对此他辩称,这是由于“中国操纵市场”,导致他也很难买到非中国制造的产品。

事实上,美国市面上流通的MAGA帽子,不仅仅来自中国。

据路透社报道,还有大量由越南、印尼、孟加拉和墨西哥制造的MAGA帽子同样在市场上流通。大多数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购买时并没有查看产地,即便是经人提醒后发现并非美国制造,他们也不会感到尴尬,反而会更加坚信特朗普的解释——“没错,我戴着这顶帽子就证明我们的工作被夺走了”。

但就连特朗普的官方竞选商店,都并非特朗普口中纯粹的“美国制造”。


MAGA帽子的官方供应商工厂,工人大多是拉美裔。(图源:MSNBC新闻视频截图)

据美媒MSNBC报道,在一次对特朗普官方帽子供应商工厂的采访中,该媒体发现这里的工人大多都是拉丁裔,正是特朗普采取歧视政策的群体。对于“当你得知你要制作是特朗普的帽子时,有什么想法”的提问,一名女性拉丁裔工人无奈地表示,“我只能试着去忽略这一点,毕竟这是我的工作”。

义乌预测不了美国大选

2016年的美国大选,各界普遍看好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,但最终却是语出惊人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问鼎白宫。为什么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如民调数据或分析人士的预计?

于是有人将目光投向了义乌,将“宣传定胜负”的逻辑安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。他们指出,有义乌商家表示,特朗普的竞选周边订单数量远远超过希拉里。由此得出一个“马后炮”般的结论——“义乌指数可以预测美国大选”,即对总统候选人宣传物料的市场需求,会转化为大洋彼岸的选票。


2016年特朗普胜利后,义乌商家生产特朗普旗帜的图片开始流传在网络上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但这一为人津津乐道的粗糙结论,在2020年接受实践验证时,“失灵了”。

那一年,义乌制造的印有特朗普的竞选周边订单仍然领先拜登,但大选结果却是拜登获得胜利。这也导致了如今的义乌商家,对美国大选的态度低调了许多。

即便义乌的订单无法预测美国大选的走向,但下单特朗普竞选周边的外国客户,和许多相关商品的设计者、生产者仍有一个共识——特朗普是网络和媒体的宠儿,自带流量。

一家义乌主营棋牌用品的商家表示,印有特朗普形象的金色扑克牌卖得比旧款要好。这名商家所指的旧款,是印有白头鹰、自由女神像和100美元人头像富兰克林的扑克牌。


义乌商贸城内,以特朗普为封面的扑克牌。(图源:时代周报记者 刘沐轩/摄)

在不少人眼里,特朗普已然堪称是一个极具时代特色的美国符号。

国外视频网站上,剪辑特朗普演讲所制成的鬼畜歌曲视频已经有上亿的播放量。在国内的一些网站上,用AI生成的特朗普语音创作歌曲和游戏视频也大受欢迎。

特朗普的宣传物料之所以比拜登的更畅销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热衷于举行数千人规模的大型竞选集会。


特朗普的竞选集会上,支持者们佩戴了不少竞选周边产品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“他的每一次竞选集会都试图给支持者带来摇滚演唱会般的深刻体验。”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工作人员卡波拉莱说。

竞选集会上,他的支持者们会戴上帽子,挥舞旗帜,穿戴各种带有特朗普个人元素的商品。但这些商品中,真正由美国制造的可能并不多,媒体也多次爆出其支持者购买的周边商品为中国制造。此外,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来自城市化程度不高的农业地区,他们的庭院内有更多空间摆放大量的旗帜和标语牌。


拜登的竞选集会上,支持者们较少特意打扮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相比之下,拜登较少举行大规模集会,支持者们也很少穿戴有拜登个人元素的服饰,更多的是日常服装或团体制服。比如,学生组织会穿自己的制服、钢铁工人会穿工会的制服。大多居住在城市公寓中的拜登支持者们,也不愿购买大量的“竞选周边”。

候选人势均力敌

义乌预测不了美国大选真实情况的另一个原因是,如今的特朗普,或许没空去纠结自己的支持者们是否购买了正版的“竞选周边”。

随着曼哈顿封口费一案的陪审团遴选完成,特朗普的命运被握在了一名检察官、一名律师、一名法官和12名陪审团成员的手中。

法庭上的特朗普,与其在部分网络视频中的形象完全相反。他神采不再,眉头紧锁,保持沉默。


庭审后的特朗普,眉头紧锁地向人群挥手,与其在竞选集会上的形象完全不同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不仅如此,距离2024年的美国大选仅剩半年左右,特朗普却没法加紧集会宣传,每周都要被迫出庭四天。而这里面最大的问题,还是钱。

接连不断的法律诉讼不仅耽误了特朗普的宣传精力,也让特朗普损失了不少资金。

自去年年初以来,特朗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“拯救美国”已经支出了高达6000万美元的法律咨询费用。除此之外,仅在今年3月,特朗普就缴纳了2.66亿美元的保释金,而这些钱本可以用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。有媒体称,特朗普已将超过四分之一的竞选捐款,投入到他个人的法庭斗争中。


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演讲时活力满满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外界原本预期,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公司在合并上市后可以缓解他的资金压力,但该公司的股价在首日上涨后一路下跌,目前已经较开盘价下跌近70%。

尽管特朗普作为公司大股东,拥有7875万股的股份,但受到禁售条款的约束,他要到9月26日才可以合法地套现。

与特朗普相比,拜登竞选团队的资金更为充裕。时代周报记者整理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的公开数据发现,拜登团队在总资金、剩余资金和近期的广告支出上都遥遥领先特朗普团队。

今年3月份,拜登团队的竞选支出为2924万美元,其中的2165万美元都是广告支出。同期,特朗普团队的总支出才374万美元,这与特朗普大手大脚砸钱宣传的形象相悖。


拜登团队在筹款总金额、剩余资金和支出方面都领先特朗普团队。(图源: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官网截图)

与此同时,拜登团队3月份的工资支出为230万美元,几乎是特朗普团队59.7万美元的四倍。这可能意味着,拜登的团队规模比特朗普的要大。

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最新数据,截至3月31日,拜登团队已经筹集了1.7亿美元的总资金,剩余约8555万美元的资金。而特朗普团队筹集了1.1亿美元的总资金,剩余资金为4514万美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竞选资金和广告投入的多寡,与大选的最终结果并不具有决定性的因果联系。比如,2016年希拉里团队的竞选资金和广告投入就领先特朗普,但最终是特朗普在大选中获得了胜利。而在2020年的大选中,拜登团队领先特朗普团队,结果也呈正相关。

目前来看,两人在民调方面的差距并不大。根据《经济学人》和《福布斯》的报道,在近期的24项民意调查中,拜登有13项与特朗普持平或超过特朗普。

两名候选人势均力敌的背后,是美国人对选举的热情处在20年来的最低位。NBC的民调发现,两位候选人的支持率均一直没能超过50%。

此外,新的独立候选人小肯尼迪成为2024年美国大选的最新变数。


独立候选人小肯尼迪可能会带来新的变数。(图源:社交媒体)

在未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,小肯迪尼选择不依赖任何党派成为独立候选人,预计能够同时从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得到一部分选票。

作为美国著名政治家族的一员,小肯尼迪的叔叔是美国前总统约翰·弗朗西斯·肯尼迪,父亲是美国前司法部长和参议员罗伯特·弗朗西斯·肯尼迪。

但小肯尼迪也是家族中的异类,他常年发起反疫苗活动,因此获得了不少极右翼政客的支持。他的家人们也并不是全都支持他成为下一任总统,今年4月,至少15名肯尼迪家族成员表示将支持拜登连任,并不支持小肯尼迪。

责任编辑:荀建国_NN7379

(责任编辑:休闲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
随机内容